這裡嵐,主要屯圖,CP潔癖,非誠勿擾。

請不要二轉、二次發表與商用。

不太會說話,但評論都會認真地看,非常謝謝大家><!

腦洞很大,靈魂畫畫,喜歡挖坑,不會填坑(#

有事請儘管私信~艾特看不到


“你我終究只是彼此生命中的過客,認識了,便是我的幸運。
願所有人被這世界溫柔以待。”

© 逸嵐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久别重逢(完)(雷狮性转/校园向小甜饼)

皚皚竟然為我寫了安雷我我我打爆皚皚的大哥大!!

涉皑:

岚岚 @逸嵐 _人類退化之後 生日快乐!!!爱你么么么么么啾!

新的一年也要继续产粮投喂我嘿嘿嘿

校园安雷,学长安x学妹雷,雷狮单方性转,双向暗恋小甜饼

入坑不久,自由发挥,有OOC的话就是我的锅_(:зゝ∠)_

 ————————————————————

“嘿,安迷修,你看你看——那不是雷狮吗!”

校车早班天还没亮就出发了,一路很安静,只有熹微的晨光和叽叽喳喳的鸟鸣。安迷修坐在大巴车最后一排的角落,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中睡得人事不知,头歪靠在一旁,被前排的佩利一巴掌按在冰冷的车窗上才猛地清醒过来。

“唔——什么……?”

他揉揉眼,困顿地打了个哈欠往大巴车前方看去。路灯还没熄灭,橘黄色的灯光透过挡风玻璃洒进来,照亮了前路,也照亮了刚上车的女孩子那一头飘逸的蓝黑色长发。

“雷雷雷——雷狮???”

车上补眠的人被他这一声怪叫吵得接二连三地醒了过来,齐齐往车头一看,不约而同倒抽一口冷气:

“是雷狮——!”

县城不大,统共没几所学校,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位鼎鼎有名的雷狮学妹!

美貌、强大又危险,想当年她一挑三打残找茬的男孩子们的时候,所有在场的男生可是都倒吸一口凉气捂住了自己的裤裆。

没想到时隔一年,雷狮竟然和他们上了一所高中!

雷狮对周遭的窃窃私语置若罔闻,她手里拎着通勤包,长发一甩,目不斜视地往车厢后半走来。错落有致的身材包裹在制服里,随着她的动作露出纤细的手臂和丰满的胸脯来。

众人又是倒抽一口冷气!

“哇——啧啧啧,这身材可够辣!”佩利舔了舔嘴唇,兴味盎然道,“这还是当时一个螺旋踢踹飞了两个大男人的假小子吗?”

雷狮垂着眼,嘴角紧紧抿着,长发遮住了大半脸庞。她一直走到最后一排才停下,抬起头,眼神扫过了安迷修的方向,突然翘起嘴角微微笑了起来。

安迷修的心脏顿时漏跳了半拍。

她……她是什么意思?

雷狮冲我笑了??

他一瞬间回到了两年前的那个午后。当时的他不过初三,雷狮的头发也没有现在这么长。他不过是看到一个踩在梯子爬到树上摘羽毛球的学妹,生怕她重心不稳,便在女孩子跳下来的时候下意识地接了一下。女孩子特有的柔软又带着牛奶甜香的躯体撞进自己怀里,发丝拂过鼻尖,挠得他心里也跟着痒痒的。

“你头发真香。”他鬼使神差地脱口而出。

然后他就挨了一记耳光。

雷狮那一记凌厉响亮的耳光到现在还让他半边脸颊隐隐发痛,图谋不轨的安迷修先生痛苦地捂住脸颊,一瞬间甚至有种时空错乱的错觉。

“小姑娘!”司机师傅在前面按了按喇叭,“快找地方坐下,要开车啦!”

“你好,”雷狮又冲他笑了笑,“请问你旁边有人吗?”

全车的男生又是倒抽一口冷气!

要知道,安迷修,大名鼎鼎的恶心帅的代表,怎么会有女孩子主动跟他搭讪呢!!!

安迷修也愣住了!

他虽然对外坚决反对“恶心帅”这个外号,但是背地里还是偶尔会为自己默默哀叹一番,有的时候连他自己都忍不住怀疑,自己上辈子究竟是造了什么孽,上天才惩罚他这样风度翩翩温柔善良帅气潇洒的男人遭受这种苦恼。

雷狮见他双眼放空地发愣,很有耐心地又重复了一遍:“你好,我可以坐在你旁边吗?”

佩利从椅子缝中探过去狠狠掐了安迷修一把。

“啊啊啊啊——可以可以可以!”

安迷修几乎是原地跳了起来,头顶重重磕在车顶天花板上,咚的一声,听得全车人头皮一麻。他却连被撞痛的头顶也顾不上,满脸通红目光发飘,一只手不自觉地挠了挠鬓角,傻笑着摆了个“请”的手势。

“坐在外边不安全,你坐里边来吧,我坐外边。”

又来了!

安迷修独门秘籍!恶心帅!

全车人竖起了耳朵!

“好,谢谢你,”雷狮眯起眼睛,冲他甜甜地笑了下,“那我就不客气啦。”

……

???

众人眼睁睁地看着雷狮俯下身坐进了车后排的角落,车身些微的摇晃让她有些站立不稳,安迷修在一旁手足无措地站着,双手虚虚扶在雷狮身后,却又不敢轻易触碰。

我滴龟龟!

太阳可以打西边出来,但是安迷修能撩到妹简直是天理难容啊!

此刻的安迷修却没心思再去考虑别人的感受了,他两边太阳穴突突地跳,仿佛绷了根弦一样如临大敌,全身上下的感官只剩下了身旁的那个人。

雷狮的声音,雷狮的笑容,雷狮的举手投足间都带着和两年前天翻地覆的差别,可是真细细想来却又说不上来什么。女孩子很安静,似乎没有意识到是自己引起了全车的骚动,安安静静倚着墙壁坐好,侧脸看上去触目惊心的好看。

安迷修不知不觉入了神,鬼使神差地把自己手里的外套披在了眼前人身上。

“?”

雷狮不解地望着他,安迷修这才恍然回身,心里后悔得简直恨不得抽自己十个嘴巴!

“不是不是!我不是故意要——唉唉唉我也不是随便就——总而言之你你你听我解释!”

该死的,自己怎么就控制不住这犯贱的手!还想再挨一个耳光是怎么的!

“没关系,”雷狮却摇摇头,主动将外套揽得更紧了些,“的确有些冷,谢谢学长。”

前排偷听的佩利:“???”

他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手机凑到座椅缝隙去偷拍了一张,这一偷拍不要紧,他转过身一放大照片,蓦然发现雷狮竟然裹着安迷修的外套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

三秒钟之后整个车里的男生都收到了群发邮件。

碍于当年雷狮一脚踹废过三个男人的英勇事迹,没有人敢偷偷挪到后边一睹真容,只能拿着照片添油加醋地把事情越描越黑。很快安迷修和雷狮双双登上学校论坛热搜榜首,大家在交流吃瓜之中反而将两个主角忘得一干二净,因此完全没有人看到安迷修僵硬了一路的挺拔坐姿,以及雷狮靠在他肩头埋在长发下的微微翘起的嘴角。

春季开学日,天光尚且熹微,夜樱伴随着晨风簌簌地落在车顶,带着年少时久别重逢的喜悦,一路嗡隆嗡隆地安稳远去。

 

————

“所以说,你是不是十几年来真的被打击坏了脑子??连这么明显的暗示都看不出来吗??”

天台上,佩利恨铁不成钢地戳了戳安迷修的肩头,简直恨不得撬开他的脑壳替他灌进去点桃花运看看。

“哪里有什么暗示!”安迷修皱着眉把他拂开,“雷狮只是忘了我,所以才对我表现的亲切一些,如果她想起来当年初中吃她豆腐的学长就是我的话,肯定会上来就给我一耳光的。”

佩利一口老血哽在喉头。这人是真受虐惯了还是怎么的,平日里对女孩子献殷勤也机灵得很,怎么当真赶上自己的时候脑袋瓜就不开窍呢?

愁死他了啊!

“你想想,按你那体质,怎么可能有女生会接受你的好意还主动靠在你的肩头啊?而且开学一周了,雷狮哪天坐校车的时候没和你坐在一起?还不明白啊兄弟!摆脱十九年单身狗生活的大好时机就在眼前啊!正好雷狮那小跟班也不在,你还不一鼓作气一举拿下——”

“小跟班?”安迷修愣了愣,“你是说卡米尔吗?”

佩利不说,安迷修还当真忘了这回事。雷狮有个比她小三岁的妹妹,原来总是跟在雷狮身后姐姐姐姐地缠着,对每一个接近她姐姐图谋不轨的男生都抱着莫名其妙的敌意。这么说来原来在初中的时候自己和卡米尔也没什么交集,直到那次扇耳光事件之后小不点再见到他就仿佛见了血海深仇的敌人,躲在姐姐身后瞪着大眼睛死死盯着他,恨不得化身小狼狗嗷呜一口咬断他的喉咙。

佩利不提还好,一提安迷修心里那一丢丢不切实际的幻想和侥幸又被浇得一干二净。他有气无力地扒开兀自喋喋不休佩利,往楼下走去:“别闹,我还要去上课……”

佩利在后边气得捶胸顿足仰天长叹,这一周来他们几个简直是想破了脑袋试图帮自己可怜的兄弟摆脱恶心帅的诅咒,谁知道安迷修这人就是活该,该开窍的地方不开窍,不开窍的地方瞎jb撩,恶心帅这个名头可以说是实至名归了……

眼见着安迷修要走,佩利心一横脚一跺,使出最后一发大招来。

“等等!安迷修!”

他冲上去,递给安迷修一个包装精美的礼品袋,随后脚底抹油说溜就溜。

“这袋子里是雷狮丢的东西!我捡到的!你帮我还给她!”

“哎哎哎你——”

安迷修在后边喊了两声,佩利早跑得没了影。他拎起袋子来看了看,总觉得佩利是在整蛊自己,但他又担心雷狮要是真的丢了什么东西——

最后他还是拎着袋子走在去雷狮班级的路上了。

高一三班在三楼拐角的位置,离天台不算太远。上课铃已经打过了,走廊里静悄悄的空无一人。安迷修一路走过去,手心里不自觉地冒了冷汗,头脑发热眼前泛黑,心底聒噪的轰鸣声愈发震耳欲聋。

“她……应该也去上课了吧?放到她桌子上就好……”

连他自己都不敢承认,心底那一丝丝若有似无的可怜的期待。就仿佛一个常年行走在沙漠中渴水的人,当真遇到了绿洲,反而会小心翼翼地绕道过去。

因为他见过太多的海市蜃楼了。

胡思乱想间他很快走到了门口,挣扎了片刻,安迷修还是把心一横推门走了进去。

“请问你们班的雷狮坐在——”

然后他就愣住了!

因为他看到了!

光裸着后背的!

正拿着一件衣服挡住自己胸口看过来的!

雷狮!

天气刚刚好,教室里开了窗,樱花随着风打着旋儿飘进来,落在女孩子蓝黑色的发梢,顺着视线看下去,就是线条优美白到晃眼的脊背和粉红色蕾丝花边的肩带——

“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对不起——!!”

石化中的安迷修总算回过神来,他砰地一声摔上门,红着脸大吼着夺门而出!

完蛋啦!夭寿啦!安迷修又来恶心帅啦!!

雷狮怎么还没追上来再给我一耳光啊啊啊啊啊啊!!

教室里的雷狮也没想到,已经上课了竟然还有人会来教室!她这节课是体育课,要换成运动服去操场集合,她看已经迟到了,就想稍微偷个懒直接在教室里换好,谁知道好巧不巧撞上了安迷修。

女孩子脸上难得浮起一丝羞恼的红晕,毕竟被人看光了半裸上身还是第一次。她抓着运动服想赶快套上,却在动作一半停了下来。

鬼使神差地,她扭头看了看自己的脊背。

没有……赘肉吧?

 

————

安迷修直接敲掉了后两节课,像个幽魂一样在操场上四处闲逛,他印堂发黑两眼发直,恨不得拿把刀戳进胸口回炉重造。

又搞砸了!你是傻逼吗!

他懊恼地锤了拳自己的胸口,捂住脸扶着墙慢慢蹲下身去。他不受控制地回想刚才那抹明晃晃的白,紧接着镜头又定格在雷狮抿嘴皱眉的表情上。

他很清楚,这个表情和两年前一模一样。

完蛋了,彻彻底底完蛋了。

他看着手头的袋子,一瞬间有种想把它毁尸灭迹的冲动。

怎么办?他以后还有什么脸去见雷狮?虽然他暗恋了她这么久现在好不容易得到了个不是机会的机会,两个人明明有可能把旧账一笔勾销重新开始。哪怕不是情侣,他能在身边默默看着她便满足了,谁知道——

“啊啊啊啊啊啊——!”

安迷修一拍脑门,捂住脸垂头丧气地往回走。

下次再见面该怎么办?自己先道歉来得及吗?雷狮会不会上来就是一耳光?她丢的这个东西究竟要怎么还给她——

他走过拐角,然后就听到了雷狮的声音。

“你究竟想怎么样?”

这声音和他记忆里的有所不同,冷淡而不耐烦,还带着一触而发的隐忍怒火。把雷狮逼到墙角的是高年级的学长,安迷修见过,学校里出名的小混混。此时吊儿郎当的学长正不怀好意地笑着,一只手掐住雷狮的下颌,强迫她抬起头来。

“怎么样,考虑一下做爷的妞儿呗?”

雷狮穿着运动服,脸上还挂着汗珠,看来是在上课的半路遇到了麻烦。她皱了眉,试图掰开学长禁锢了自己的手,然而女孩子毕竟力气不足,那男生的咸猪手竟然跟鹰爪一样纹丝不动。

安迷修一瞬间怒火滔天,方才的事情一股脑都抛在了脑后,他红了眼,准备撸起袖子冲上去狠狠地给这个流氓一拳头——

“还挺倔,跟了我有什么不好的?反正安迷修那个木头也不喜欢你。”

——???

安迷修愣在了原地!

什么???

不喜欢她?不喜欢雷狮???

我去你妈的啊???老子喜欢她喜欢了多久你知道吗???

安迷修心里的小剧场还在汹涌澎湃,那边雷狮却真的生了气。她抬起头冷冷瞥了一眼不怀好意的男人,抬手就抽了他一耳光,紧接着一个横踢踹过去,一声震耳欲聋的惨叫声后,人高马大的学长直接被踹飞到了墙的那一头!

安迷修幼小的心灵再一次震撼了!

我滴龟龟???她怎么一点没变啊???

这个熟悉的耳光!这个熟悉的扫堂腿——!

安迷修脸上又是一疼。

雷狮细细喘着气,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她扭过头来,看到站在路口一脸震惊的安迷修,怔住了。

“你……都听到了?”

安迷修下意识地点点头。

女孩子脸上红晕更深,看着眼前这根大木头当真是怎么撩都不解风情,心下羞恼,一跺脚转身就要离开。

“雷狮——等等!”

安迷修举起了手中的纸袋:“你——丢了东西!”

雷狮停下了脚步,犹豫片刻,还是咬着唇返了回来。一向游刃有余的女孩子暗恋心事终于被戳穿,难免慌了神,眼光飘忽着不肯看他,犹犹豫豫伸出手要接过安迷修手里的袋子。

活了快二十年的可怜的恶心帅的安迷修啊,终于在那一刻,biu的一声开窍了!

他一把搂住了雷狮!

“安迷修你——”

朝思暮想的带着奶味和女孩特有体香的柔软躯体撞进自己怀中,安迷修一瞬间鬼迷了心窍,捏住女孩子的下颚毅然决然地吻了上去!

“你……你可把我丢了好久啊……”

 

 


(END)

 ————————————————————

没赶上昨天的生日真的是万分抱歉QAQ

但我是真的真的真的很喜欢岚岚啦~~/// /// 

粗鄙的小心意,不过写得很开心,还请岚岚新的一岁一定要快快乐乐~!


评论 ( 2 )
热度 ( 726 )